白良·喵音

拉低平均值中——
不会画人的我只能摸摸狗和猫🤦🏻‍♀️🤦🏻‍♀️
有好多bug,见谅(跪

马犬

柯利牧羊犬

暹罗猫

(为什么Conner是柯利牧羊,因为关于警犬的百科里,人家都是什么机敏,强壮…只有这个犬种下面写着“以漂亮的外形获得人们的喜爱”“影视作品中的主角”“被称之为明星狗狗”🌚🌚)


改了一下脸
感觉好多了……




底特律万岁!

是泡狐!


期末超级忙啊……感觉要挂科了
总之更新应该要推迟到暑假了(跪
用玉见的美貌补罪(雷狼龙:???

Now we all get nothing...
What are we going to fight for...?

At the end of all these ...they finally became the Avengers.

There’s Still hope .

And we will never forget All of you.

Love you guys,forever.

月下的妖艳雷鸣之舞(重置)(其七·上)

雷狼龙x泡狐龙


好久不见各位五一快乐呀
(后面是碎碎念,不在乎的可以随意跳过)

终于出现了!
产出困难的其七

明明有好多东西想写却难以表达出万分之一的感觉太痛苦了(瘫倒

作为曾经的终章也是重置部分的末尾部分写起来压力好大啊
基本上都是推翻了重写的,不知道效果如何
基本剧情走向照旧但是加入了其他角色的部分
嘛算是小小的私心吧,想给溪流篇一个不那么单薄的收尾什么的,虽然各自的命运还是如此但就是想给一切一个至少令自己满意的落幕吧。

其七的篇幅比较长,所以应该不出意外的话会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放出
当然全部放出之后会统一放在一起的所有看过不留痕迹也没关系

《上》的话算是其七的序章,只有岚龙出场哦

那么,阅读愉快~
—————————————————————————

如果是在平日里的话,结云村应该也会如往常一样宁静吧。
炊烟袅袅,侧听竹树随风。
村长坐在集会前的长凳上这么想着。
然而现实的嘈杂人声却昭示了一切并非如此。
身边不断经过的猎人和村民们鱼贯涌进集会会馆,原本门可罗雀的地方一下子变得人头攒动络绎不绝。
水气弥漫的温泉里挤满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客人们,就连周围的石板地上也坐满了人。卖温泉饮料的猫老板正“喵喵”叫着忙个不停,小小的身影顶着红色的大托盘穿梭在人群之中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
老人和妇女们难得的和男人们聚在了一起,有说有笑的谈天说地,偶尔还有爽朗的笑声从人群中传来。
难得一见的大团聚,甚至还有不少远道而来的猎人。然而,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热闹的气氛中隐藏着的紧绷感,几位老猎人们更是绷紧了脸一言不发,就连平时一贯笑眯眯的掌柜先生也换上了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
大家都心知肚明。
今日,将有大事发生。
注视着远处山崖上曲折向上的点点星火,村长的双手紧紧地拽住了腕边绣着图腾的绸缎。


仰望遥远的灵峰之上却不见以往的高远通透的蔚蓝。这几日的天空呈现出一抹令人惊心动魄的暗紫色,浓厚的雷雨云绕着高耸的山峰盘旋着,一圈一圈的巨大云涡紧紧贴合在一起,绵延扩散,吞噬万物。

手中的火把早已被狂风压灭,立足于陡峭崖壁上的猎人们只能在令人心悸的黑暗中寸寸挪行。
这一行人从未来到过如此靠近这片区域,如此靠近那样的存在。
距离上一次的集体讨伐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久到那些曾经的英雄们都早已离去,只留下一则热血澎湃而虚幻飘渺的故事为村人传颂。
领头的猎人紧紧拽住了身边的铁链,站在转角处等候掉队的同伴。
说实在话,他并不认为手里这锈迹斑斑哐哐作响的链条能起什么作用,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抓紧了它,直到手掌隐隐作痛都没有松开。
是胆怯吗?他不愿承认。
身为猎人,他们生来就是无惧一切的战士。更别说他带领的这一支队伍都是集会认证层层筛选出来的精锐,每一个人都曾深入过沙漠腹地攀登过暴雪肆虐的雪山,即使面对巨兽也不曾失去过满腔热血,直面生死依旧勇猛无畏。
只是,他们从未感受过这样强大的压迫感,就这么汹涌而来,毫无保留地宣示着自己的力量。
越是靠近灵峰,这样的感觉就越强烈。强大的威压伴随着狂风暴雨扑面而来,沉重的压迫感让人去膝盖发软。
那是令人臣服的命令,那是来自天神的支配。
绵延千里的暗紫色阴云一眼望不到头,强劲的风卷起翻涌的云浪,密集的雨点毫无秩序的在空中乱舞,划过脸颊的感觉如刀割般隐隐作痛。天空不时有电光闪过,明亮的梅紫色照亮了阴暗而狭窄的崖上小路。
在那小路的尽头,是这片山区最强大的支配者。
领队将队伍聚集在了小路边的平台上,一边调试武器一边和同伴确认讨伐计划,在欲盖弥彰的战前准备工作中猎人们努力压下内心的颤动,踏上了神的领域。
然而一切都是无用的。
再转过最后一个转角的时候,所有的准备都显得如此苍白。
在无声的震惊中现与他们眼前的景象将成为一生难忘的瑰丽奇景。
狂风作响的宽阔平台上冲天的水柱凝成一股股强劲的水龙卷竖立在正中,在雷电的映照下时隐时现的巨龙游戈其中。
灰白相嵌的巨大身形如同一片浓厚的云雾悬浮于半空之中。犹如宽大的白衣衫袖一般半透明的白色鳍肢随着身边的气流翻飞着,随风飘舞。头顶的犄角几乎和前肢一般大却丝毫不显得突兀笨重,那是神明的一顶金黄桂冠,即使在昏暗的天色下依旧夺目。

岚龙——天津祸士。
以神名的方式命名,取“天之灾祸”一意的古龙种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
“君临溪流最深处。”
古老的传说如此赞颂她的尊贵。
所有人都定在了原地。
不仅仅是因为眼前危险而强大的美,还有几乎要将心脏压出胸腔的威压。
直到她停在了他们面前猎人们方才如梦初醒。
在静默的注视下,领队咬牙拔出了背在身后的大剑,大吼着发起了进攻。
欺骗性极强的柔软身体在空中轻盈地仰过一边。翻腾,旋转,宽大的鳍肢轻易带起的水汽以平台为中心在灵峰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云围墙。
角斗场的围笼截断了所有退路,在震耳欲聋的龙啸中弑神之战拉开了序幕

是第一个有名字的孩子~
只管生不管养我啊hhh😂
名叫斓霆,初来乍到请多关照哟
(谁理你啦喂